精彩小说尽在曲澜阅读!

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›完整作品阅读大明第一暴君

>

完整作品阅读大明第一暴君

朱祁钰 著

小说推荐 朱祁钰 王诚

这本名为《大明第一暴君》的小说,是一部令人陶醉其中的作品。作者“朱祁钰”用生动的语言和丰富的想象力,为读者塑造了一个绚丽多彩的世界,带领他们走进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冒险之旅。本书的精彩内容:景泰八年,夺门前夜,垂危的景泰帝忽然坐起来,一个耳光扇在穿着龙袍再次君临天下的朱祁镇脸上!大明立国不足百年,太祖仙逝五十年,太宗故去三十年,天下竟已经糜烂至此。吾朱祁钰,誓要涤清大明,荡清天下!还天下一个公道!还世人一个公平!......

来源:fcdbd   主角: 朱祁钰王诚   更新: 2023-09-23 17:40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《大明第一暴君》,是作者大大“朱祁钰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,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朱祁钰王诚。小说精彩内容概述:尤其藩王交结内官,臣以为襄王有不臣之心!”“臣请陛下先除襄王之爵,全家押赴京城,再由刑部、都察院、大理寺三司共审,还湖广百姓一个公道!还朗朗乾坤一个公道!”也有文官支持。朱祁钰暗笑,襄王究竟哪里得罪张纲了,往死里咬他。“大珰何在?”朱祁钰正犯愁处置不了兴安这个反骨仔呢,襄王将刀把子递给了他,不用好了...

第30章

“你要学宇文护,有废立之心,朕自认贤明不如你,不如退位让贤,让你来做皇帝!

“结果呢?

“你就拿这些烂事回报朕?

“用罄竹难书来回报朕对你的敬重吗!

“用这些羞于启齿的罪名,废立皇帝?

“可笑至极!天家的颜面都被你这样的败类给败光了!

“狼王,告诉朕!你做些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仁宗皇帝的在天之灵!你对得起先帝对你的信任吗?你对得起朕对你的宽厚吗?

“猪狗不如的东西!你也配姓朱!

怒不可遏的朱祁钰一脚踹在襄王胸口,直接把他踹翻在地上“来人!

“把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,拖下去!

“剖了!

“朕要拿着他的黑心,去祭祀太庙,看仁宗皇帝会不会从棺材里爬出来,杀了这个禽兽!

“啊?

襄王脸色煞白,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。

剖了?

像高谷那样,把心挖出来?放在他的眼前,再被文武百官观览?

他不寒而栗。

皇帝何其残暴啊,我是他的亲叔叔,他要把亲叔叔的心挖出来,开太庙给仁宗皇帝去看?让亲生父亲看儿子的心脏,何其毒辣啊!

“请陛下将息雷霆之怒。

萧镃竟为藩王求情“陛下,襄王虽有罪,尚需调查,不能说杀便杀,而且剖心之刑过于暴戾,连累陛下英明,臣建议当先下入刑部大牢,调查清楚后,给天下一个公正的交代。

襄王一听这话,满脸感激地看向萧镃。

不少文官帮襄王说话。

“臣以为不可!

张纲高声道“臣列之罪状,一桩桩一件件,历历在目,稍加调查,便能一清二楚。尤其藩王交结内官,臣以为襄王有不臣之心!

“臣请陛下先除襄王之爵,全家押赴京城,再由刑部、都察院、大理寺三司共审,还湖广百姓一个公道!还朗朗乾坤一个公道!

也有文官支持。

朱祁钰暗笑,襄王究竟哪里得罪张纲了,往死里咬他。

“大珰何在?朱祁钰正犯愁处置不了兴安这个反骨仔呢,襄王将刀把子递给了他,不用好了都对不起襄王的狗命。

“奴,奴婢在。

兴安瑟瑟发抖,他是朱祁镇的人,之前还被朱祁钰敲打过,心中惴惴不安。

“大珰自称奴婢,让朕的面子往哪搁啊?

朱祁钰让兴安近前来,语气怪异“朕问你,和襄王交往,意欲何为啊?

兴安慌忙跪在地上“陛下莫听人胡说,借奴婢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结交藩王啊,是污蔑,绝对是污蔑……

“狗东西!还敢狡辩!

朱祁钰一脚踹在他胸口上,大怒道“狗东西,御史大人能骗朕?天下文官都是读书人,读的是圣贤书,学的是忠君报国,能骗朕?

“你个狗东西,事发了居然还敢矢口否认,来啊,把他扒光了挂在午门上!让他好好回忆回忆,记起来了再拖回来!

“啊?

兴安满脸懵逼,陛下怎么不听解释?

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,有内相之称,对他而言死不可怕,被八光了挂在午门上,那可真是颜面扫地,以后如何服众?

“陛下饶命,请听奴婢解释……

朱祁钰不听。

兴安急得抱住朱祁钰的大腿,朱祁钰眼睛瞪起“范广!

范广掰开兴安的手,抓住他一条胳膊,腿呈弓步,坐在兴安的背上,将他牢牢锁住,大吼一声“来人,按陛下的旨意办!

他带来的京营士卒,都是他的铁杆,大步出列,才不管什么大珰不大珰的,粗暴的八了他衣服,干干净净,所有官员都看见了。很多官员对太监很好奇,这回开眼界了。

“不要,不要……啊!啊!

兴安虽是安南人,却学的是汉人礼法。

他疯狂挣扎,试图遮挡,但是士卒残暴,他用手遮挡,士卒掰开他的手,好奇地看个不停,气得兴安大哭,士卒嫌他聒噪,扇他两个耳光,要不是范广喝止,指不定怎么玩兴安。

那里是太监最在意的地方,从来不轻易示人,他越想捂住,士卒反而踢他屁股,让他展示给众人看。堂堂司礼监掌印太监,衣服被八掉,等于尊严被剥夺,他嚎啕大哭,真不如被砍了一刀更痛快。

兴安看出来了,以皇帝的脾气,不达目的不会罢休,他若不答应,指不定有多少折磨他的办法呢!

“我,我承认!我收了贿赂了!兴安绝望大喊。

襄王绝望的闭上眼睛,完了,彻底完了!

朱祁钰勾勾手指,让人把兴安拖回来。

兴安两条胳膊被士卒拽着,想挡也挡不住,所有官员都对他行注目礼。

他怆然惨笑,上一任掌印太监金英全身而退,那时的朱祁钰优柔寡断,如今的朱祁钰简直是杀星转世,杀人还要诛心。

“为何事而收贿赂啊?朱祁钰目光闪烁。

兴安这货不能弄死,他手里不知道有多少文武百官的黑料,那就慢慢折磨他,把他嘴里的东西都掏出来,再送他上路。

小雪落在兴安的身上,兴安打了个哆嗦,小心翼翼看了眼朱祁钰,顿时明白,皇帝是想要襄王的命。

“襄王的罪状如纸片般送到中枢,奴婢收了襄王贿赂,便都压了下来,皇爷一件都看不到。而襄王每到一地,便让当地官员以大礼拜之,自称仁宗皇帝嫡子,排场之大奴婢不敢赘述!

朱祁钰眼睛一亮,难怪原主喜欢用他,真是聪明人啊,知道朕想睡觉,就递上来枕头。

“狗东西!胆敢攀咬藩王?拖出去杖毙!朱祁钰佯怒。

兴安挣脱开士卒拉扯,趴在雪地上,哀声道“奴婢若有半句假话,愿被五雷轰顶!一切都有据可查!襄王给奴婢的每一笔贿赂,奴婢都记下来了!

闻听此话,襄王五雷轰顶。

“那襄王进京,是谁给的通牒?朱祁钰要先杀襄王,再杀孙太后,最后杀朱祁镇,一扫所有障碍。

兴安脸色急变,却不敢攀咬皇太后,朱祁镇不死,孙太后无忧,所以他不敢随意攀咬,担心日后被清算。

“是奴婢瞎了心,私造通牒!兴安咬牙道。

朱祁钰眼神一阴,狗东西,还想护主子?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

“襄王,还有何话说?

朱祁钰看向襄王,襄王整张脸惨白无比,他之前那些罪状可罚可不罚,唯独一点,却在狠戳朱祁钰的心窝子,就是他自称仁宗皇帝嫡子!

因为朱祁钰是庶子!这个小心眼的皇帝,心里恨透了嫡庶之分!

襄王扑在地上,泪如雨下“陛下,饶命啊……

之前的架子呢?你不是皇叔吗?

朱祁钰却狠狠一挥衣袖“闭嘴!休要哭哭啼啼的做女人状,你乃朱家子孙,死有何惧!拖出去,剖了!

襄王差点吓晕过去,剖的不是你,你当然不怕了!

“陛下饶命啊!老臣知道错了,知道错了,我是你的亲叔叔啊,不要杀我啊……襄王泪如雨下。

“错了?

“一句知错,就能让湖广百万流民有家可归了?

“一句知错,就能让大明改了藩王的规矩?

“堂堂太祖后裔!太宗亲孙!怎能如此懦弱?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?

“收起的眼泪,把衣服撩开!让尖刀插进去!又能如何?

“罢了!别哭了!

“朕网开一面,给你一个说临终遗言的机会!

朱祁钰想让襄王把孙太后供出来,好一劳永逸!

金忠适时把高谷的心脏端过来,给襄王观摩,襄王看了一眼差点晕死过去。

小说《大明第一暴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完整作品阅读大明第一暴君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