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曲澜阅读!

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›我订婚了,记者告诉我的事情

>

我订婚了,记者告诉我的事情

暮熹 著

容芷烟 小说推荐 易臣泽

小说《我订婚了,记者告诉我的事情》是作者“暮熹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剧情围绕主人公容芷烟易臣泽的经历展开,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:她刚一出关就被一群记者围堵说她订婚了,还是联姻,有什么感想。她不是出了趟差嘛,人不在场婚就定了?结就结吧,既然是为利而合的婚姻,那就到时做个表面夫妻。当她到了婚礼那天她蒙了,对方是他,多年前自己曾那么决绝的弃他而去……而她不曾知道当她家族放出联姻消息及条件时,他主动出击,连这次的婚礼策划都是他亲自负责,还是按着她的喜好,这场婚礼他已经准备了好久。...

来源:cdlb   主角: 容芷烟易臣泽   更新: 2024-03-17 10:4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《我订婚了,记者告诉我的事情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容芷烟易臣泽,是作者“暮熹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行政部负责每日下午茶的采购,照例说该是按照人头,每人一份。行政小张回道:“这是财务部的,他们不要,刘姐你还要吃吗?随便拿~”“啊?为啥不要?”刘姐好奇地问。容芷烟脚步放缓。小张道:“第一天是冯总不吃,昨天是财务一组不吃,今天整个财务部都不吃...

第18章

“然后被他发现你又骗了他一次,彻底恨死你。

季宝乐娇憨的语气听不出半分讥讽之意,但也足以让容芷烟意识到自己说了个馊主意。

她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,主要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让易臣泽翻篇。

吃完最后一口拿破仑,容芷烟抽来纸巾优雅地擦拭红唇,长睫轻扇道“我现在对他是能躲则躲,哪里还敢惹他啊。

扔掉甜品盘,她起身准备去趟洗手间,接着继续工作。

“不聊了,我要忙了。

季宝乐习惯了她的工作狂风格,语气又变得百无聊赖起来。

“好吧~我继续等雨变小……

去洗手间的路上,容芷烟路过公司的开放式茶水间。

听到人事部刘姐用她那洪亮的嗓门问道“哟,怎么还有这么多甜品和饮料啊,是买多了没分完吗?

刘姐说的应该是下午茶,这几天都是由容芷烟请客买单。

她新婚,要请全公司吃一周的下午茶,算是喜茶。

行政部负责每日下午茶的采购,照例说该是按照人头,每人一份。

行政小张回道“这是财务部的,他们不要,刘姐你还要吃吗?随便拿~

“啊?为啥不要?刘姐好奇地问。

容芷烟脚步放缓。

小张道“第一天是冯总不吃,昨天是财务一组不吃,今天整个财务部都不吃。

“啥意思?刘姐的大嗓门瞬间收小,语气里充满八卦。

容芷烟也想知道为什么,但她不屑听墙角,路过了也就路过了。

只是回到办公室后,她还是把自己的助理小艾叫了进来。

“容总。

懒得兜圈子,容芷烟直接问道“知不知道冯总对我有什么意见?

小艾扎着高马尾,闻言把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,嗫嚅道“我也是听说的……

“说。

事务所里虽然人际关系复杂,但容芷烟还是能确保自己用的人,心是向着自己的。

小艾说道“据说冯总上大学的时候,就一直暗恋一个男同学,可惜这么多年苦恋无果。前不久那个男同学突然要结婚了,还邀请了冯总去参加婚礼。冯总大受打击,在他们部门聚餐时喝得烂醉如泥,说她认识一个人很多年,最近才知道自己压根不了解人家,大家都知道她在说谁,看着挺唏嘘的……

容芷烟先是紧蹙柳眉,听到小艾已经说完了,才顿时恍然大悟。

那张美艳绝伦的脸露出不太符合她气质的憨憨表情——

“什么意思?她暗恋的人是我先生?

小艾抿着嘴点头“从她第一天不吃你的喜茶开始,大家就是这么猜测的,因为易先生的身份曝光后,大家就发现他和冯总是清大的同学,这前后一联系……

小艾摊手,容芷烟一阵无语。

也不知道那个冯雅思有没有想过,她暗恋了易臣泽那么久,易臣泽要是喜欢她,早就跟她在一起了。

既然不喜欢她,那易臣泽跟谁结婚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为什么要把别人看作自己的假想敌啊?

以前看这个冯雅思长得挺漂亮,一脸精明干练,还以为是个脑子很清醒的姑娘。

结果……

唉,果然女人不能恋爱脑,会变蠢。

下班后回容园。

车子开进大门后,容芷烟才注意到易臣泽的车子就跟在后面。

外面还在下着大雨,车子在别墅前停下。

司机下车撑伞过来帮她开门,但容芷烟拎起包包准备下车时,一抬头看到的却是易臣泽。

他撑着一把长柄黑伞静静立在车门边,身高太高,看不到脸。

容芷烟一脚踏出去,耳边是大雨倾盆的哗哗声。

雨势很大,雨砸到地面,溅起的水花很高。

这么一会儿工夫,易臣泽的裤脚已经湿了。

容芷烟穿的是一双薄底尖头细高跟,女人味十足,只是一点防水台都没有。

她双脚落地站进伞下,正懊恼鞋子和脚都得湿,就被易臣泽单臂托臀抱了起来。

“欸你干吗啊?容芷烟连忙抱住他的肩,瞪向他俊美的侧脸。

“你不是最讨厌弄湿鞋子和脚?易臣泽微微侧头给了她极其散漫的一瞥。

有一次容芷烟下雨天去易臣泽家,就因为鞋子湿了淋了雨,跟个炸毛刺猬一样,不准人碰,浑身不爽。

后来被易臣泽哄着去洗了热水澡,然后用吹风机把她那双板鞋吹得干干的,才把这祖宗的毛顺好。

但容芷烟自己大概都不记得了。

她完全被易臣泽口中的烟草和薄荷味吸引了注意力。

下意识皱了皱眉。

她最讨厌烟草味了。

以前他俩在一起的时候,易臣泽就抽烟,容芷烟每次都很嫌弃,不爱跟他亲亲,后来易臣泽就把烟戒了。

怎么现在又开始抽了?

这玩意儿有什么好抽的~

上了台阶,容芷烟说道“谢谢。

“不用,爸爸和奶奶在看着,做个样子而已。

“……容芷烟这才发现她老爸、奶奶和儿子,全都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后面看着他俩呢。

看到她看过去了,就对她露出了欣慰和开心的笑。

事实证明,易臣泽这种刻意表现还是有用的。

老爸竟然拒绝陪她和航航参加这次的亲子夏令营活动。

奶奶也苦口婆心地跟她说,航航哭着跟她说想要易叔叔陪他一起去。

“孩子想要爸爸,有什么错?既然你都跟阿泽结婚了,就好好跟他相处。我看他对你也很细心,感情是可以培养出来的。

容芷烟只好含含糊糊嗯嗯啊啊地应付了过去。

饭后,一家人在客厅喝茶聊天。

说起了航航的户口要在他们领证后迁到铃兰居的问题。

铃兰居是学区房,能上北城最好的公立小学。

虽说以容、贺两家的实力,孩子在哪儿上学都不是问题,但既然能不用花钱解决,何必麻烦呢。

容芷烟这才想起来,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两人领证的计划。

对于先办婚礼后领证这件事,也丝毫没有任何想法。

无所谓。

但既然已经提到了,她就顺便问了一嘴“什么时候领证?

也没人告诉她一声。

“8月28号。易臣泽看了她一眼,低声回道。

那不是还有两个月?

等等,这日期怎么这么熟悉……

如果容芷烟没有记错的话,这不是她和易臣泽分手的日期吗?

“……

选择分手纪念日去领证,不会不太吉利吗?

容芷烟憋着疑惑一直等到回铃兰居,两人才终于在共享洗手间相遇。

有了一些短暂的独处时光。

小说《我订婚了,记者告诉我的事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我订婚了,记者告诉我的事情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