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曲澜阅读!

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›离侯门

>

离侯门

沈翰 著

沈翰 现代言情 青青

看过很多现代言情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离侯门》,这是“沈翰”写的,人物沈翰青青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躲在船舱里的青青听到沈翰的声音,她的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。她起身出了船舱,立在船头,凝望着岸头的沈翰,哽咽着道:“夫君,我在这里。”此刻,岸上已经乌压压的站了好些人,连皇帝都被惊动过来了,早有宦官乘船过来接她,待到了岸边,沈翰朝她伸出手来,随即,他微微一用力便将她拉了上来,青青措不及防的跌进沈......

来源:cpwx   主角: 沈翰青青   更新: 2024-03-17 10:55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经典力作《离侯门》,目前爆火中!主要人物有沈翰青青,由作者“沈翰”独家倾力创作,故事简介如下:水榭里,好些闻讯赶过来看热闹的贵妇,一个个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,朝阳长公主不怀好意的带头打趣青青道:“沈夫人怎的还跑到水里去了,呵呵,连衣裳都换了,这宫宴还没等开始呢,沈夫人就闹了这么一出热闹,真是让咱们长见识了。”朝阳这话一出口,立马有贵妇跟着意味深长的附和道:“这沈夫人到底跟咱们不一样。”面对众人...

第一章

躲在船舱里的青青听到沈翰的声音,她的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。

她起身出了船舱,立在船头,凝望着岸头的沈翰,哽咽着道“夫君,我在这里。

此刻,岸上已经乌压压的站了好些人,连皇帝都被惊动过来了,早有宦官乘船过来接她,待到了岸边,沈翰朝她伸出手来,随即,他微微一用力便将她拉了上来,青青措不及防的跌进沈翰的怀中,他的胸膛坚实,瞬间便让她心底充满了踏实感。

今日是沈翰的庆功宴,他穿着褐紫色的一品将军朝服,体面又尊贵,再反观自己,满身湿漉漉的模样,简直是狼狈不堪。

她下意识的便想后退。

可沈翰却一直牢牢抓着她的手,旋即,他解下了自己的披风,披在她身上,又为她系好了带子,将她那一身的狼狈严严实实的遮住。

水榭里,好些闻讯赶过来看热闹的贵妇,一个个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,朝阳长公主不怀好意的带头打趣青青道“沈夫人怎的还跑到水里去了,呵呵,连衣裳都换了,这宫宴还没等开始呢,沈夫人就闹了这么一出热闹,真是让咱们长见识了。

朝阳这话一出口,立马有贵妇跟着意味深长的附和道“这沈夫人到底跟咱们不一样。

面对众人的嘲讽,青青窘迫得深埋着头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沈翰却是面色依旧,他没有理会那些人的冷言冷语,而是牵着青青的手带她径直进了水榭,待立在人群中后,沈翰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,然后垂眸看着青青,问道“是谁欺负你?

不待青青回答,那混世魔王定王便蹦了出来,大声嚷嚷着道“我可没欺负她。说着,他指着青青恶人先告状道“是她鬼鬼祟祟的跑进了我的地盘,我盘问她身份,她也不说,只是心虚的掉头便跑,我还当她是刺客呢,所以才命侍卫追赶的。

这定王年纪虽不大,但说起谎话来却是天衣无缝。

他话音刚落,朝阳公主便款款走了过来,她高傲的瞥了眼青青,随即冷笑着道“这也怨不得隆儿,自打本宫出娘胎,也没见识过这般不知规矩的人,换做是我,也要将她认作别有居心的歹人了。

有朝阳公主带头,其余贵妇更加起劲儿,有人立马附和着道“公主说得在理,只是这事说来也不怪沈夫人,她到底是民间女子,哪里见过什么大世面,眼下骤然进了皇宫,可不是要晕头转向嘛。

“如此蠢妇女,真是上不得台面。朝阳斜眼看着沈翰,阴阳怪气道。

“朝阳,够了!

朝阳公主本还要当众继续奚落青青,立在一旁的皇帝冷声开口制止了她,朝阳扁了扁嘴,碍于帝王威严,她到底没再放肆,其余贵妇见圣人开了口,一个个的便也缩头鹌鹑似的再不敢出声。

皇帝稳住了局面,转而对着气鼓鼓的立在那里的定王训斥道“隆儿,你现下真是越来越放肆了,这是皇宫可不是你们自家的王府,今后,不准你再胡闹生事。你今日唐突了沈夫人,还不快向沈将军和沈夫人道歉。

“我又没错,作甚要道歉,哼!这青松苑可是皇祖母赐给我的,谁让她不懂规矩跑进我的地盘来着。定王不服气道。

定王说了这一番话,见皇帝脸色不善,又立马跪在皇帝跟前告状道“皇伯父,方才矮房里的那把火就是这女人放的,她竟敢在宫中纵火,这可是犯了大罪,还请皇伯父明察。

皇帝闻言微微蹙了蹙眉,沉声道“隆儿,莫要胡说

“侄儿亲眼所见,还能有假。

“住口!皇帝再次沉声道。

这定王年纪虽小,却是个擅于转移矛盾的,他又被吕太后宠溺,便是皇帝也拿这孩子没辙,见他始终不肯低头,皇帝瞥了眼沈翰冰冷的神色,朝着七皇子景昭微微使了个眼色。

景昭会意,忙拉着定王来到沈翰跟前,施礼道“表哥,隆儿年幼不懂事,还望表哥表嫂宽宏大量,请莫与他一般见识。

虽然岸上闹得人仰马翻,但沈翰始终是一副稳若泰山的模样,直到听了景昭的话,沈翰这才开口道“殿下言重了,定王乃太后宠孙,沈某不过一介下臣,哪里敢怪罪。

皇帝闻言“哈哈干笑了两声,遂走过来和善的拍了拍沈翰的肩,说道“允堂,你自幼冷静自持,朕可是头次听你说这样赌气的话。

允堂乃沈翰的表字。

沈翰抱拳道“让陛下见笑。

皇帝和颜道“隆儿被太后骄纵惯了,今日委屈了你夫人,你莫要往心里头去。

安抚了几句后皇帝便将话题转移到自己的爱子身上,他转而看向立在沈翰身侧的景昭,感慨道“允堂,在一众表兄弟中,景昭最敬佩的就是你,如今你好容易归京,今后且让景昭跟你多学些本事。

沈翰闻言拱手回道“景昭虽年少,但却天资聪颖,又有太傅大儒悉心教导,臣不过一介武夫,岂敢越俎代庖。

见皇帝还要开口,沈翰拱手道“今日多谢陛下设宴庆功,只是内子头次入宫不甚适应,臣这就带她先回去了,还望陛下恕罪。

皇帝见状也不再多言,只淡淡的瞄了眼青青,开口对沈翰道“回去好生的安抚你夫人。

待沈翰带着青青走后,圣人沉声对着内监总管道“命人将隆儿带回他自己的宫里去,传朕的命,罚他禁足一个月,闭门思过。

东王可是吕太后的眼珠子,平日里创下再大的祸事都不曾受过责罚,总管见状嚅喏着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得暗暗朝着七皇子使眼色。

景昭上前,对着圣人低声道“父皇这般责罚隆儿,皇祖母怕是要怪罪了。

圣人看着儿子,语重心长道“傻孩子,方才你沈家表哥的心思,难道你没看明白吗?见儿子一头雾水的模样,圣人拍了拍他的肩,感叹了句“你呀!心思太单纯。

原本是沈翰的庆功宴,她身为沈翰的妻,今日却让他颜面尽失。

在回去的马车上,只有夫妻二人的时候,青青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从前,是青青想得太简单了,她以为自己喜欢着沈翰,只要沈翰心里也能喜欢她,他们就可能获得幸福。

所以,即便是她在侯府里被老夫人磋磨了这么些年,青青依旧是对自己与沈翰的未来抱着希望的。直到今日,她出了沈府,头次与沈翰以夫妻的名义立在世人前,青青才明白,她与沈翰是如此的不相配。

出身的悬殊,是他们永远跨不过去的天堑。

沈翰见她默默流泪,他靠近了她,语气里带着自责“是我疏忽了,你没照料好你。

青青流着泪,哽咽着对沈翰道“真是抱歉,我让你丢人了。

沈翰见她哭得更厉害,他微微叹了口气,随即展臂轻轻揽住她的肩,回道“恶人故意刁难于你,这并非你的错。

他的深明大义让青青心里愈加过意不去。

她沉默了下来,良久,讷讷道“当初,你不该娶我。

“你怎能这样说。沈翰闻声将青青扶起,蹙着眉回道“你为了救我,连唯一的亲人也失去了,我沈翰既然答应恩公照料你一辈子,自然要信守诺言才是,今日没能好生的护着你,原是我的失责。

小说《离侯门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离侯门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