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曲澜阅读!

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›抠门男友王雨佳

>

抠门男友王雨佳

王雨佳 著

王雨佳 现代言情 雨佳

网文大咖“王雨佳”大大的完结小说《抠门男友王雨佳》,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,反转不断的剧情,以及主角王雨佳雨佳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,详情:抠门男友(王雨佳无)推荐给大家:我喜欢这两个主角,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,只要是读过的人,都懂。因为爱情让我动容,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。因为爱情不是推让,爱情不是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王雨佳雨佳   更新: 2024-03-17 11:04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现代言情《抠门男友王雨佳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,王雨佳雨佳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,作者“王雨佳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:因为爱情让我动容,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。因为爱情不是推让,爱情不是顺其自然,爱情就是需要强硬,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。...《抠门男友》免费试读5开着空调扇,我倒在沙发上睡的昏天黑地,连无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。只是我正跟周公约会的时候,一双手扯掉了我的毯子,连带着就是劈头盖脸的一...

《抠门男友》 第2章

抠门男友(王雨佳无)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,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。
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,只要是读过的人,都懂。
因为爱情让我动容,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。
因为爱情不是推让,爱情不是顺其自然,爱情就是需要强硬,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。
…《抠门男友》免费试读5开着空调扇,我倒在沙发上睡的昏天黑地,连无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。
只是我正跟周公约会的时候,一双手扯掉了我的毯子,连带着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「雨佳,你怎么能睡在这儿?电风扇还对着吹?你不怕生病了吗?你和无吵架的事我都听他说了,你怎么能这么做呢?你俩结婚不容易,而且他是全为了你欠的钱在还,你怎么能这么奢侈?天天点外卖费钱不说,那外卖有几份是干净的?……」
我猛的被惊醒,本来没睡醒自带的起床气就够她吃一壶了,听到她那么说,我更惊呆了。
「等等…谁欠的钱?」
婆婆对我翻了个白眼「你还不知道吧?无都跟我说了,你衣柜里那个什么驴的包,听说花了大几万,你没钱去借贷款我可以理解,但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啊…要我说,你还真不应该。」
那包是我婚前自己攒钱买的,当然,我爸贴了我点才能买得起。
况且这还是奥莱款,根本没他们想的那么贵。
可现在,这却成了无和婆婆攻击我的理由。
我冷笑出声,嘀咕了声「傻逼…」
婆婆呆住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「你说什么?」
我大声道「耳朵塞驴毛了?我说——蒙别人在鼓里的是傻逼,被蒙在鼓里的也是傻逼!」
看她呆滞在那儿,我转而冲无道「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费心,骗你妈是我借的钱,也是,你要是告诉她她肯定替你还了,怎么会有你这么长时间折腾我的事儿?无啊无,我还真是小看了你,恐怕你跟你朋友也是这么形容我的吧?既然我这么不是人,那我不介意做点更不是人的事儿!」
无脸上黑黑红红的,低着头不说话。
婆婆一会看看我,一会看看无,还是梗着脖子向着他儿子说话「我不懂你们发生了啥……但你俩毕竟是两口子,是一家人,这日子还得过……」
我摇摇头「错了,我俩以前是一家人,可现在……你儿子在我新冠二阳的时候还羞辱我,他是个什么好东西?这就是你家家教?」
听到我这么说,婆婆脸色也不好了「雨佳,你说话可要负责的,我家无再不好也是你选中的老公,你俩也是办了仪式领了证的,现在因为一点婚姻里的小矛盾就开始攻击家人,这就是你家的家教?」
我咚的一声将手边的玻璃杯摔在地上。
杯子炸在地上,溅起的碎片摔了一地,差点划伤婆婆的脚。
她尖叫着躲开。
我却更加快意「不好意思啊,我手滑。
不过我也不允许有人在我的房子里对我大喊大叫,大放厥词,你们不开心的话可以搬出去住呀?」
是的,就凭这房子是爸妈婚前买给我的,我就有足够的底气去对付他们两人。
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想起以前无是怎么对我的,又看看现在两个人互相依偎着同仇敌忾的模样,好像我是刨了他家祖坟的恶人似的。
此刻,心里对无的爱意消失殆尽。
我勾了勾唇角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
无领着婆婆回了卧室,路上还道「妈别理她,她得病了,脑子也烧坏了…你这两天先住着…」
婆婆吓得赶紧抓着他跟他一起撤回卧室。
留我一个人看着满地碎片,心情格外舒畅,果然,发疯文学是最好用的。
6无不敢惹我,自己躲出去了,把他妈跟我放在同一个屋檐下。
而婆婆为了给无出口气,这些天里变着法的折磨我,那抠门的样子……我算是明白了,无是像了谁。
果然,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
我为了调理身子,打电话让妈妈快递送了点的海参,准备做个海参小米粥尝尝,可这边刚煮好,那边接个电话的功夫,再回去,就看到锅里的海参都消失了。
婆婆边擦嘴边凑过来「看看,你们都要还债了,这么穷了,还能吃上这好东西?要我说,还是你娘家有钱,不然你让你妈给无还了钱算了,也省得你们这么委屈自己。」
我翻了个白眼,还想用我爸妈的退休金填自己儿子的窟窿?做梦!「无是女婿,不是儿子,你这么疼他,你怎么不替他还?」
婆婆尴尬的笑笑「家里的钱是我和他爸的棺材本,儿子大了管不住了,你们小年轻自己欠的债还得自己还……」
说完,她转身准备走,我一把揪住了她的围裙带儿。
「诶等等,我锅里的海参都去哪儿了?」
她顺势脱下围裙,促狭的笑笑「我之前看病,人家说我身子虚,得吃点好的补补,正好看见你熬粥了不是?就夹出来吃了…对了,你也要调理是吧?你看看,小米粥里也有海参的味儿,你全喝了,妈不跟你抢。」
说完,她一溜烟就下楼了。
我知道,她来的这几天认识了几个小区的老太太,人家一起约着跳舞去了。
我也不生气,把手里的围裙扔在灶台上,又从锅里盛粥出来放在碗里,从冰箱拿出了前几天买的牛排煎熟,给自己美美吃了一顿。
我倒要看看,是那几根海参顶饿,还是我的M级牛排管饱。
吃完后,我给无发了消息——「我妈送来了海参,给你熬粥了,晚上回来吃」
想都不用想,此刻的无肯定一脸得意,想着我对他低头了,指不定晚上回来准备怎么使唤我呢。
我戴好了口罩,做好了全身防护,前去约了美甲。
路过花园的时候,还隐约能听到婆婆在跟老太太们炫耀,她中午吃了海参。
我笑了一声,抬手拦车离开了这里。
自从我跟无因为一碗鱼香肉丝盖饭产生矛盾后,我俩确实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了谈。
会议的结尾就是无想了一个“好办法,他的钱不再全部还债了,而是每月拿出1000元放在一个新卡里,我也掏出1000元放进去,这钱就作为我们两人使用的共同基金。
我抬头看向他「那剩下的钱呢?」
我俩以前一个月还能有7500,每个月还5000,作为生活费还剩下2500,勉强够我平时支出,买点什么卫生纸、洗护用品之类大家都要用的东西。
可按他这个方法算下来,生活费骤降成了2000,他能剩下5500去还债!还是说……他给自己多匀出来500块钱的零花钱?而且,他这不就是AA吗?我头一次听说,结婚以后还有AA的!对这个结果,我表示严词拒绝,无气急败坏的看着我「那你说,你想怎么花!」
我翻了个白眼「你的债你自己还,我的钱我自己花,你要是没钱可以问你妈要。」
他像被雷劈了似地看着我「我都结婚有工作了,你还要让我问家里要钱?!」
我像看外星人似地看着他「大哥,你之前提议让我问家里要钱的时候,可不是这么说的。」
是啊,那会我们经济拮据没钱的时候,无可是提出了让我问家里要钱的方法,在我明确表示不愿意时,他还大言不惭的说——「那有啥?孩子不管长多大都是孩子,你家就你一个,你问你爸妈要,我就不信他们能不给你!」
现在,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,他怎么就生气了呢?当然,会议商讨的问题最后也不了了之了,只是我再也没给过他一分钱,他没钱就饿肚子、借钱、问他妈要。
总之,我不可能给他一分钱了。
之前的钱我就当扔了,以后如果再能从我兜里掏出来一块钱,我就不姓王。
活了这么大,我也该享受享受自己的人生了吧?明明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,却天天从pdd上买9.9包邮的衣服裤子,把自己捯饬得像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。
7我美甲回来后,看着自己镶着大钻的指甲,心里美滋儿的。
刚一进门,就看到黑着脸坐在沙发上的无,屋里除了他没别的人影,想来也是,婆婆跳舞还没回来。
看到我回来了,无把小米粥一推「你不是说有海参吗?亏我一下班就回来了,长这么大我还没吃过那东西呢!海参呢?被你熬化了?」
我装模作样的放下包包,凑过去扒拉了两下。
「哎呀,怎么没有海参呢?我明明放进去了呀!」
说着,我去厨房的垃圾桶里把海参包装捡了起来「你看!」
看到包装袋,他的脸色好了点,但还是嘟囔着「那你给我找找!」
我猛的一拍额头「啊我明白了!是妈,妈也看着好吃,她就吃掉了,她还说,小米粥里也有海参的味儿,够你补补了。」
无脸色一变,那是他妈,他总不能因为一口吃的就跟她反目成仇吧?我话音刚落,婆婆哼着小曲儿回来了。
看到我们的样子,她也明白啥意思了。
她像苍蝇似的局促的搓着手,嗫嚅着说「都是雨佳,如果早点说是给你做的,妈就不吃了……」
无叹了口气,把小米粥咕咚咚咽了进去,擦了擦嘴「没事儿妈…一口吃的,吃了就吃了……」
我也附和着「是啊妈,不过就是你儿子少吃两口,身子虚点罢了。」
婆婆脸色更加白了,无皱眉看着我「雨佳!」
我顺势噤声,躲回了卧室。
我和无有种很奇怪的默契,他回卧室的时候我就在客厅睡,我在卧室的时候他就躺客厅。
而现在,不知道他们娘母俩坐在一起正商量什么。
我也不关注,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
我出去接水的时候,无叫住了我,目光定格在我的指甲上「刚才我还想问你,你美甲了?」
我点了点头「嗯,花的我的钱。」
果然,他脸色变了「什么你的我的,那不都是我们的?我每天只敢花10块钱吃饭,你却花大价钱去美甲?」
我斜眼看着他「无,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要还钱的人,怎么能花钱吃饭呢?正好妈来了,以后你就吃妈做的饭吧,健康美味也省钱。
10块钱呢!你每天把这个钱省下来,10天就是100,100天就是1000,你想想,一个月是不是又能省出来还债的钱了?!」
无被我说的一愣一愣,居然点了点头。
我压下心头的狂喜,看着坐在一旁的婆婆。
「妈,你也别闲着,无以后要带饭总得买菜吧,我可没钱买菜,你儿子吃多吃少,吃荤吃素就看你表现了。」
说完,我拿着杯子回卧室了,还顺带反锁了门,谁也进不来。
剩下无在客厅气急败坏的叫着我的名字,却不能把我怎么样。
说来奇怪,这口气出完以后我心里竟然格外畅快。
8我恢复后没多久,刚注销了假条准备去上班时,突然传来了台风天的消息。
老板是个好人,让我们可以居家办公,休息 领钱,大家都很开心,可能唯一不开心的就是婆婆了吧。
她要每天面对我的这张脸,还得寄人篱下的忍着。
连阴天,下了好几天的雨,家里传来的阵阵骚臭让我蹙起了眉头。
看着婆婆刚从厕所出来,我抬眼看过去「妈,厕所有味儿了,是下水道返潮吗?」
婆婆表情怪异的点了点头,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戴起了口罩隔绝味道。
过了一会,味道实在大了很多,我忍不住推开门去厕所看看。
下水道口并没什么其他的味道,但那股来源好像是从马桶里发出来的……我屏住呼吸,试探性的抬起了马桶的盖子。
里面黄色的液体让我忍不住呕了出来——婆婆居然上厕所不冲!我果断摁下按键,哗啦啦的水声后,味道减轻了许多。
又给里面呲了很多芳香剂我才出来,看到婆婆就开始开炮「妈,你怎么不冲厕所!」
不提还好,提起这个婆婆也大声回道「你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,你知道这些天我交水电费交了多少吗?你们年轻人在家没事也要开灯、动不动就开空调开电扇、上一下厕所就冲水,要知道,这在我们农村的旱厕,都是好久才冲一回!我没说你不错了,你还指责我?要不是你不给无钱,你们的生活会这么拮据?」
那声音、那语速、那起伏,好像是被我压抑久了的爆发似的,一股脑发了出来。
我一屁股挤坐在她旁边,把桌子拍得叭叭作响。
「妈,你这话可就不对了,我当时交这些“小钱的时候你和无不也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啊?还一直说家里费钱?钱是哪里来的?钱是省出来的!要我说你也不要这么大手大脚地花钱了,毕竟你要负担你儿子的生活呢!无自己欠的钱,他自己还也是应该的,而且毕竟,他的亲妈是你,可不是……」
我笑着,夹枪带棒刺的婆婆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没一会,她好像喝多了水,又往厕所跑。
她这边一钻进去,我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也往厕所冲。
在她惊悚的目光下,我拿起花洒,打开凉水全世界的呲。
喷出的凉水呲了她一身,我笑着蹦跶「下雨咯下雨咯!冲掉臭味!」
婆婆在我的欢笑声中尖叫着「王雨佳!你疯了!」
我动了动手,把淋雨掰的更大,大声喊道「妈!你不冲厕所!你太臭了!身上全是尿味,我给你好好洗洗!」
婆婆忍着上完厕所,飞也似的逃离了厕所,即使我也带着一身水渍,看到她吃瘪,我也依旧很高兴。
婆婆被我挤兑进了卧室再也不出来,我像个胜利者似的在客厅哈哈大笑。
9接下来的几天里,每天我还没起床,婆婆就下楼跳舞了,等我晚上收拾完回了卧室她才回来。
接连几天,一直如此,连我都以为她掐表了。
可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。
那晚,无照常回家,看到我在工作,却没看到老太太的影子,随口问了句「我妈还没回来?」
我摇摇头「不是去跳舞了吗?」
无愣住了「可我晚上路过的时候,广场上早就没人了啊…回来的时候还跟李阿姨打了照面,她还问我我妈晚上做啥菜了……」
「可是我一直在家里,妈确实没回来啊!」
这下轮到无着急了,掏出手机给婆婆打电话,可电话里传来冰冷的“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…声,他颤抖着双手,不知如何是好。
我也有些慌乱,虽然我不喜欢他们母子,但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婆婆,万一出了人命我也不会好受。
我跟无赶紧下楼找人,小区里火急火燎的找大爷大妈们问,再加上不断打电话,到处找了得有两个多小时。
我俩分头询问,又在花园会合。
跑了半天,我已累得浑身是汗,我正在原地休息时,无不知从哪儿蹦出来,在大庭广众下指着我的鼻子骂「王雨佳!你有没有心?我妈来照顾咱们,你就让她丢了?现在人没了,我就这一个妈,你告诉我,我去哪儿找!」
我愣住了,这是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骂我,况且婆婆这么大个人,她出门还需要给我报备吗?我当下下意识反击「你有病吧?人没了就报警!冲我发什么脾气?是我让她去跳舞的?是我让她走丢的?她五六十岁的人了,又不是三岁小孩,出门还得告我一声?我是你妈的贴身保镖吗?你这么心疼你妈你怎么不请假辞职陪她跳舞?」
无瞪大眼睛,咬牙切齿的看着我「行,你伶牙俐齿,我说不过你。
你等着,如果我妈万一出什么事儿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」
我冷笑「我觉得现在应该去报警,而不是在这儿威胁我。
早知道你抠门,还擅长无能狂怒,全世界的男人都死了我也不会嫁给你。」
无攥着拳头,猛的抬起了巴掌想向我抽过来。
我就那样站在原地,躲都没躲,只要他敢动我一个指头,我当场暴打他,顺带离婚。
10深夜,广场上没什么人,但还有几个邻居远远的看着我们,人家觉得是家事,没有来掺和。
无就这样举着巴掌,我昂着头看着他,眼里是满满的失望。
不知僵持了多久,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——「无,雨佳?」
我俩下意识地朝那边看去。
果然,婆婆大汗淋漓的出现在我们面前,她怀里抱着一大兜子鸡蛋,小心翼翼的护着,额头前的碎发都贴在了脑门上,浅色的短袖上也出现了一片片汗渍。
她气喘吁吁的靠近我们「怎么了?大晚上不回家,在小区里干什么?」
看到她的一瞬间,我松了口气,但随后,所有的委屈都爆发了。
我哭着狠狠推了下无「这就是你妈!」
说完气冲冲的上楼了,丢下身后俩人,火速跑回了家。
我上去没多久,他俩就跟着进去了。
无把钥匙放在鞋柜上,主动向我走了两步「雨佳…对不起啊,我也是着急我妈冲动了,谁知道她坐公交跑了13站地,就为了领免费的鸡蛋呢……」
婆婆从他身后闪出来,一副无辜的样子「是啊雨佳,真是不好意思,我也骂过无了,他怎么能跟你动手呢?这事是我不好,我没提前跟你们说…我好容易领上鸡蛋,结果竟然没有了晚上回家的公交车。
要我说,你们这城里的车真麻烦,10点以后居然就没车了!我还是搭了一个小伙子的车,人家才把我送回来的!」
说着,婆婆把鸡蛋放回厨房。
我脸色缓和了点,无看到了,一屁股崴到我旁边。
「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我妈,她听有免费鸡蛋,肯定去领呀。
话说回来,如果你肯给家里花点钱,不用让我妈那么麻烦,她怎么会跑到郊区去?雨佳,咱们年纪大了,也该心疼心疼妈了……」
我气不打一处来,合着婆婆走丢、家里没钱都是我的问题?我本来以为无只是穷,可现在看来,他不仅穷,还无知、坏、自私。
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想要离婚。
我觉得我没法再跟他生活下去了,结婚不到半年就已经出现这种问题,我一想以后还要一辈子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就头疼。
无和婆婆回床上睡觉了,我一个人窝在沙发上,一夜无眠。
11这几天婆婆消停的很,估计觉得是因为自己才导致我俩冷战的,她也从来不多话,也不再作妖似的针对我了。
那段日子,我还是挺开心的。
可事情就是这么有转折性,在一个晚上,我用他手机比对价钱,防止杀熟的时候。
我发现无出轨了。
切回主界面上,我打开了一个叫“微信分身的东西,那里有无的第二个微信号。
有他的朋友、他的生活、他的日常,还有他的女朋友。
给女朋友的备注是“软软老婆亲,两个人用的是情侣头像、情侣网名,就连聊天背景都是女孩开心的笑。
只是这个女孩,我看着有点眼熟。
无从卫生间洗漱出来,看我表情不太对劲,走过来想抢手机,我一把抓住了。
盯着他的眼睛,我问「解释一下,软软老婆亲是谁?」
无肉眼可见的慌乱了,他挣扎着想抢回手机,但我索性一下坐到了屁股底下。
他颓然的解释着,我面无表情的听着。
虽然对他已经没有那么爱了,但亲耳听到他承认自己出轨了,我还是很难受。
难受的不是他变心,而是曾经眼瞎的自己。
女孩是无的初恋,因为家里不同意他们分手了。
人家都说,如果是因为本身问题分手的可能不会复合,但如果是因为家里不同意而和前任分手的,有七成可能会再续前缘。
很可惜,无就是这七成里的一份子。
他俩再次联系是在我们订婚后,订婚时他发了朋友圈,被共友截图发给了女孩,是女孩主动加的他。
后来,两人出去单独约饭的时候擦枪走火。
那晚,无跟我说他在单位加班,还给我拍了单位的表。
那一夜过后,两个人就开始勾勾搭搭,多次上床。
结局很显然,女孩怀孕了。
可是无舍不得我,换句话说,舍不得我家里的钱,还是拒绝了女孩。
女孩也很坦然,既然不能在一起,就要了一大笔钱堕胎、补充营养、找工作、休息、换取精神损失费。
而无负的债,也是那时候欠下的贷款。
他从网上借了钱去给女孩,女孩拿着钱,时不时出入他的生活。
偶尔碰到我的时候,还能挥挥手喊一声嫂子好。
我笑了,我在他们眼里像个笑话。
12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「雨佳,这事是我不对,我对不起你,我会跟她断绝关系的,你想想爸妈、想想我爸我妈,原谅我,好吗?」
我点点头「正是因为我想过了,想过了我爸妈,想过了你爸妈,明天我给你离婚协议,签了咱俩就没关系了。」
无愣了,他没想到我真会因为这件事跟他离婚。
接着恼羞成怒道「我已经认错了,你还想怎么样?男人一辈子有这么一件事很正常,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,那岂不是所有人都得离婚?」
正常?我瞪大了眼睛看向他。
我从来不知道他的三观如此扭曲,他竟然能冠冕堂皇地跟我说出男人出轨是正常的这句话,也就更加坚定了我想离婚的决心。
我摆了摆手,不想跟他计较。
无还以为我被说服了,事情告一段落了,放宽心的回卧室睡觉去了。
而我,连夜打包了行李,蹑手蹑脚的离开,生怕打扰到他和他妈睡觉。
接着遁回了我家,第二天让同城快递将离婚协议送给了还在家睡觉的无。
无接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都呆滞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我的行动如此迅速,与他一起震惊的还有他妈。
当知道事情真相后,老太太难得的没有劝无,而是跟我站在了统一战线。
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我在家办公的时候,大门被敲响了。
我妈贴在猫眼上看了半天,试探性的看着我「宝儿,是无……」
我翻了个白眼,拉开了门。
无手里提着个lv的大包,另一手还拿了一支玫瑰花。
我狐疑的看着他,一个月五千能买得起驴?下意识的看了看袋子,我冷笑出声。
果然,狗改不了吃屎。
就算来上门赔礼道歉,都不舍得花钱,lv的袋子是从我衣柜里翻出来的,而兜里的东西是一堆大牌化妆品……的小样,另一只手的玫瑰花不知是蔫了多久打折促销了,超不过9.9。
无看我出来,狗腿似的笑着看着我「跟我回家吧雨佳,是我不对,我妈过几天也回去了,咱俩还过咱俩的二人世界,好吗?」
我摇了摇头「没用了无,一张纸揉碎了再铺平还是会有痕迹的,我做不到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你,换位思考,如果我出轨了,你也能当什么都没发生吗?」
无的笑定格在脸上,过了半天,他看着我「你真的要离婚吗?」
我低头看了看表「如果你不想离的话,我可以把搜集到的你出轨的证据发给你们公司……」
无将东西猛的往我家门前一扔「行,你有种。
谁不离谁孙子!」
我点点头「对了,明天去领结婚证,你就赶紧找房子滚出去,那是我家,也是我的婚前财产,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你要继续住,我只能报警说你私闯民宅了。」
无离去的身影显得有些踉跄、有些狼狈,但我看着无比开心。
一双温暖的手盖上了我的背,是妈妈。
「委屈就说,不要自己憋在心里。」
我笑着摇了摇头「多亏老天,我才能这么早就发现他的真面目,如果等以后有了孩子,可能就更不好抽身了……」
妈妈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也附和着点头,同意我的话。
13我跟无去民政局领离婚证,人家说有一个月的冷静期。
我俩回家后,无去打包了自己的行李,将家里所有他的痕迹全都带走了,还有他妈。
老太太临走时,我去帮她一起收拾行李。
她握着我的手叹了口气「雨佳,是无对不起你,这么长时间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不说,还……算了,这个钱你拿好,你是个好孩子,应该有自己的生活。」
我愣了,她竟往我手里塞了个红包,虽然不厚,但总归是人家的一份心意。
我扯了个笑容,拍拍她的手背「妈…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,希望你以后也一切都好吧。」
婆婆点了点头,坐上了无的车离开了。
无送完婆婆后,回来又拿上了自己的行李,头也没回的离开家了。
他走后的第一时间,我就赶紧找开锁公司来换了锁,我可不想等他坐在我客厅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该换锁了。
我恢复了自己朝九晚五的工作,每天跟同事八卦、上班摸鱼、下班一个人享受独居生活,也乐得轻松。
一个月后再见无的时候,他好像有些老了,眼下的黑眼圈都盖不住。
我们成功领了离婚证,我看着眼前的男人,才真的感觉,自己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房子是我的婚前财产,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他开的车卖掉了,钱一人一半。
至于存款……我们这种还债的月光族,结婚不到半年,哪有什么存款。
一瞬间,我觉得天也晴了、人也轻松了,浑身自在。
我俩的最后一顿饭,选在他跟我表白的饭店。
我俩想着,从哪儿开始从哪儿结束。
无说,他搬走后就去了女孩的住处,他们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,他发现有的人果然只适合当情人,不适合当老婆。
而且一听他说还欠了网贷,女孩又对他鼻子不是鼻子、眼不是眼的,成天在家摔摔打打,一言不合就是“滚出我的屋子。
无说他受够了这样的日子,可是他又能去哪儿呢。
我抿了口饮料「那祝你早点找到一个适合当老婆的人。」
无看着我,低头苦笑了声「可是,适合当老婆的人已经被我弄丢了,坐在我对面,都不想理我。」
我诧异的看着他「大哥,我是适合当老婆,不是适合当冤种。
我感觉你的择偶要求还少一条,最好脑子有点问题。」
无没说话,低头扒拉了两口米。
看着他的样子,我一口也吃不下了。
饭毕要去收银台结账的时候,我看着无动于衷的他,率先起身了。
走到前台,付过自己的那部分后对小妹说「我俩AA,剩下的一半他付,如果他想吃霸王餐你们可以报警。」
我带好离婚证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饭店。
没走几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拉拉扯扯的声音。
想来也是,无估计以为我付掉了两个人的账单,我观察过了,他是坐公交来的,身上肯定没几个钱,这下有没有钱付账还是另一码事呢。
我回眸的时候,看到了满头汗的无和前台小妹掰扯着什么。
摇了摇头,我实在难以想象,以前喜欢的人怎么就走到今天这步了呢?离开饭店后,我坐在了远处一台红色的新车上。
挡风玻璃隔绝了的阳光看起来没有那么刺眼,外面的世界依旧很精彩。
原本以为这辈子都记着的伤痛,跳出去看也不给过如此。
人各有命,或许无的命就是那样呢?14后来,听说无跟女孩还是结婚了。
我不愿用小三称她,说起来她们认识的时间比我久、感情比我深,再说摊上无这么个男人也是倒了八辈子霉,这女孩还有的受,而且她流产的时候没护理好,好像影响了后半辈子的生育能力。
而无呢,知道这件事后夜夜买醉,终于在一次工作上出了纰漏,让公司亏了几十万。
公司开了他,他又没有了收入来源。
两个人就靠着女孩一个月3000块钱过日子,再加上还债,生活比之前跟我一起时还要拮据。
婆婆和公公依旧在乡下住着,听说高利贷的人去找了无,无胆小怕事,把事情都推给了远在乡下的他俩。
二老一把年纪,还得把老家的宅子卖了给无填窟窿,自己只能住进了村里废弃的窑洞,冬冷夏热。
折腾了没多久,婆婆和公公因为环境恶劣、得不到好的照顾和医治,在三年内相继离世了。
只是偶尔从以前的朋友那里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,我不免有些唏嘘。
那个一心向着她儿子说话的、为省水不冲厕所的、天天爱跳舞的、跑出去二里地领鸡蛋的婆婆,就这么离世了。
举头三尺有神明……果真。
热门小说《抠门男友》试读结束,阅读全文向上看

小说《抠门男友王雨佳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抠门男友王雨佳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