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曲澜阅读!

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›沈绣婉傅金城

>

沈绣婉傅金城

沈绣婉 著

傅金城 沈绣婉 现代言情

现代言情《沈绣婉傅金城》是由作者“沈绣婉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沈绣婉傅金城,其中内容简介:爆火言情小说《傅金城沈绣婉全文》正在火热连载中,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沈绣婉倾情力创的作品,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沈绣婉傅金城,其主要内容讲述了......《傅金城沈绣婉全文》第24章免费试读傅金城沈绣婉全文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沈绣婉傅金城   更新: 2024-03-17 11:0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《沈绣婉傅金城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,沈绣婉傅金城是作者“沈绣婉”笔下的关键人物,精彩桥段值得一看:就算据实以告,她应当也是愿意安排她的丈夫和你坐下来和谈的。”歙傅金城脸色一沉。他合拢报纸,盯向沈绣婉。镜片后的晦暗阴寒,令沈绣婉暗暗心惊...

《傅金城沈绣婉全文》 第24章

爆火言情小说《傅金城沈绣婉全文》正在火热连载中,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沈绣婉倾情力创的作品,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沈绣婉傅金城,其主要内容讲述了……《傅金城沈绣婉全文》免费试读傅金城沈绣婉全文沈绣婉好声好气道“金城,对不起,我不该在你面前提起陈家的小公子,我以后会注意分寸的。
歙傅金城眉头蹙起,翻报纸的动作微微一顿。
沈绣婉这话是什么意思?好像他为她吃醋了似的。
可他又不喜欢她。
他转移话题“你和陈蓉相处的怎么样了?沈绣婉没留意到男人的疏离,柔声道“陈姨很喜欢我,今天还特意请我去她家里吃了午饭。
她带我逛了燕京,金城,我今天才知道,原来燕京和我的家乡真的不一样!她兴奋地沉浸在回忆里,如数家珍“陈姨带我去百货大楼买东西,那里面什么都有,衣裳、香水、首饰、各种各样的洋玩意儿,看得我眼花缭乱!还有电梯,金城,那是我第一次乘电梯!简直稀罕极了,都不用挪步子,就能从一楼直达五楼!还有理发店,原来现在好多女孩子都喜欢烫头——歙她见傅金城脸上没有什么情绪,不禁闭上了嘴。
她真傻,金城本来就嫌弃她没见过世面,她还倒豆子似的讲这些事,这不是叫他更加嫌弃她吗?他什么没见过、什么没听过,她眼里的新鲜事,在他的眼里大约只是稀松寻常。
她想着,小心翼翼地看着傅金城,语气里难掩讨好之意“金城,我是不是话太多,惹你厌烦了?傅金城翻了一页报纸“没有。
沈绣婉这才松了口气。
她活泼地笑道“金城,我瞧着,陈姨是很和蔼、很好说话的长辈,也许我们不应该欺骗她。
就算据实以告,她应当也是愿意安排她的丈夫和你坐下来和谈的。
歙傅金城脸色一沉。
他合拢报纸,盯向沈绣婉。
镜片后的晦暗阴寒,令沈绣婉暗暗心惊。
她脸色发白,下意识直起身子“金……金城……对不起,我不应该自作主张……傅金城沉默。
刚才还活泼天真的少女,似乎又成了胆怯拘束的鹌鹑。
可他明明只是稍微看了她一眼而已,她怎么这样怕他?歙他对沈绣婉意兴阑珊。
……沈绣婉和陈蓉玩了半个月,才按照傅金城的吩咐,以举办小型绣品展览为由,邀请陈蓉一家前来看展。
珍珠咖啡馆里,沈绣婉把请帖交给陈蓉“陈姨,我妈认为刺绣在北方也很有市场,所以前几日特意邮寄了几十幅绣品过来,叫我拿去卖。
跟着陈姨的这半个月,我见了许多世面,我想用办展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的客人。
陈姨,您是我的贵人,我想请您和金先生赏个脸,来看我的绣品展。
“这么说,我能大饱眼福,看到更多精妙绝伦的绣品了?真好!她爱惜地摩挲那张绘制着花鸟图案的请帖,“阿婉,你放心,到时候我们一家人都会过去给你捧场。
展览设在距离香积寺半里之遥的竹篁馆。
竹篁馆是一座tຊ用湘妃竹建造而成的中式建筑,依山傍水古色古香,以素斋闻名,常常被达官显贵包下来商谈生意或者举办宴席。
歙沈绣婉的绣品展览时间定在周末黄昏,随着月出东山,馆内馆外的电灯都亮了起来,电灯泡被竹编的罩子罩着,显得清幽古雅。
深秋的风从香积寺方向吹来,长夜里有些寒凉。
沈绣婉挽着优雅的低盘发,穿一身崭新的莲瓣红长袖旗袍,罩了件米白色薄呢及膝风衣,正在竹篁馆门口迎接前来观展的客人。
其中不少客人都是陈蓉介绍来的,身份显赫出手阔绰,丈夫在军政衙门各自担任着高官,因为太太感兴趣,再加上给陈蓉面子,才亲自陪着过来。
金虎的汽车在不远处停下。
沈绣婉迎了上去,笑道“陈姨,金先生!陈蓉爱怜地握住她的手“手有些凉,阿婉,你穿的太少了。
歙金英柏闻言,立刻脱掉大衣“婉姐姐,你穿我的——“多谢你,沈绣婉温柔地推辞,“一到秋冬,我手脚便是冷的,我早已习惯了,不是什么要紧的事。
陈姨,你们还没吃饭吧?我特意在楼上雅间预备了一桌素斋,咱们先吃饭再看展。
陈蓉牵着她往竹篁馆走,说道“手脚冷是气血不足,你年纪轻不经事,不知道咱们女人最忌气血不足。
我瞧着你投靠的那位亲戚恐怕是个指望不上的,明天我叫人炖几道滋补的汤,你上我们家喝汤去。
沈绣婉乖巧地应了声“诶,随她一起踏进竹篁馆。
金虎跟在后面,他是个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,梳着油亮亮的二分头,挺着肚子负着手,好奇的朝四周张望。
馆内张挂着各式各样的刺绣,不少客人驻足观赏。
看上去虽然热闹,可四周未免太安静了些。
歙也许是因为地处城郊的缘故。
他这么想着,仍然一脸警惕。
毕竟明天就是他和约翰正式签订合同的日子,那傅家的小子又是个厉害角色,这半年来想方设法阻挠他们合作,这种紧要关头他不得不谨慎。
若非夫人要求,他根本不会在这样无聊的展览上露面。
他示意身后荷枪实弹的警卫们跟紧些。
雅间宽敞,地面铺着光可鉴人的暗紫色竹席。
雕花红木大圆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,屋顶垂落复古吊灯,圆形花窗遥遥对着半山腰的香积寺,一轮月高挂山头,孤零零的。
歙沈绣婉热情地招待他们落座,面庞上是掩饰不住的天真笑容“今夜请陈姨一家过来,不仅是为了观展,还想斗胆向金先生引荐一位客人。
金虎问道“不知是谁?沈绣婉侧过身子,对身后的屏风甜甜唤道“金城。
金虎的脸色骤然一变。
屏风被缓缓推开。
出现在屏风后的年轻男人,身着量体而裁的军政衙门制服,慵懒地坐在一张沉甸甸的红木官帽椅上,长腿闲适分开,手肘撑着扶手,看起来矜贵又松弛。
他直视金虎,镜片上的寒芒褪去,狭眸深邃而讥讽。
歙他弯起薄唇“想见金司令一面,可真难。

小说《沈绣婉傅金城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沈绣婉傅金城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