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曲澜阅读!

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›裴煜沈梨

>

裴煜沈梨

杨春红 著

杨春红 沈长山 现代言情

热门小说《裴煜沈梨》是作者“杨春红”倾心创作,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。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杨春红沈长山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主人公叫裴煜沈梨的是《开局夺金手指:逃荒路上美滋滋极佳剧情》,这本的作者是小趴菜鸭鸭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...《开局夺金手指:逃荒路上美滋滋极佳剧情》第6章免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杨春红沈长山   更新: 2024-05-16 11:05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完整版现代言情《裴煜沈梨》,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,可见网络热度颇高!主角有杨春红沈长山,由作者“杨春红”精心编写完成,简介如下:来到刘大夫家门前,大门已经打开了,刘大夫正坐在院子里捡药。“刘叔,我带我闺女来换药。”“好,放到里面去吧。”刘大夫净手过后,就到了房间里面,给沈梨把头上的棉布拆了...

《开局夺金手指:逃荒路上美滋滋极佳剧情》 第6章

主人公叫裴煜沈梨的是《开局夺金手指逃荒路上美滋滋极佳剧情》,这本的作者是小趴菜鸭鸭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
主要讲的是:…《开局夺金手指逃荒路上美滋滋极佳剧情》免费试读一早上院子里的叫骂声就没停过,煮好饭之后,杨春红才消停了一点。
这时,沈长山推开房门走出来,林翠翠跟在他后面,身后背着沈梨。
徐桃花也跟在他们后面走了,沈靖远和沈祈安则是拿着弓箭和镰刀上山去了。
沈大江和杨春红脸一阵红一阵青的。
老大一家就这么无视了他们!这会儿才开春没多久,村子里绿意盎然,完全看不出要干旱的迹象。
来到刘大夫家门前,大门已经打开了,刘大夫正坐在院子里捡药。
“刘叔,我带我闺女来换药。
“好,放到里面去吧。
刘大夫净手过后,就到了房间里面,给沈梨把头上的棉布拆了。
“伤口没恶化,之前开的药还要喝,今天换了药之后,后天再来。
“好谢谢刘叔。
也不知道他后面的口子有多大,总感觉棉布容易拆开,后脑勺哇凉哇凉的。
“嘶~也不知道你大夫上了什么药,有点疼。
换好药之后,沈长山脸色有些难堪,“刘叔,疹金晚些给您送过来。
刘大夫显然是明白他们一家的情况,欣然点头应下。
走在回去的路上,林翠翠背着闺女,问一旁的丈夫“当家的,我们也没钱给呀?沈长山沉默了一会儿“爹娘有,他们要是不给,就把家里的母鸡抓了,给刘叔抵疹金。
林翠翠眼睛一亮,“我知道婆婆把钱藏在哪里!旁边的许桃花真的心惊肉跳的,他公婆这是疯了?一家人回来的时候,院子里沈家人正在准备下地去干活。
看见一家人回来,杨春红刚想发火,就见沈长山伸着大手到他面前。
“娘,阿梨的疹金一两银子。
杨春红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,“什么?你当你闺女是金疙瘩吗?“一两银子,没有,自个儿想办法去!沈长山也不纠结,径直往鸡圈走去,一脚踹开鸡圈门,三两下就捉了两只母鸡。
杨春红一下子怒了,“沈长山你给我放开,你想干嘛?“我这鸡还留着下蛋呢?“既然娘没有银子,那我总得想办法把阿离的诊金给了。
说着把手中的母鸡递给林翠翠,又弯下腰去走了两只。
杨春红脸都气红了,眼看着那不孝子就要把鸡拎走了。
才从牙齿里面挤出几个字:“放下鸡,我去给你们拿钱。
沈长山没动,杨春红狠狠地刮了夫妻俩一眼,愤愤的转身去拿钱。
不一会,老太太手里拎着一吊铜钱出来了,“最多给你500文,再多就没有了。
沈长山腾出手接过铜钱,然后招呼着妻子,“翠翠,走了。
夫妻俩走出院子,连鸡圈门都没有关上。
杨春红在后面跳脚大骂,“个王八犊子,黑了心肝的,这是要老娘的命啊!杨春红刚想追出去,就听见隔壁邻居家传来声音,“老沈家的,昨晚上吵,今天早上吵,跟你们做邻居,简直倒了八辈子霉了?沈大江脸色铁青,用眼神制止了杨春红,他一向最忌家丑外扬,而且现在文松在书院读书,更要格外注意名声。
杨春红脸色难看都像死了爹娘一样。
沈梨和徐桃花在就回到了房间里面,房门也关上了,听着外面沈奶的叫骂声,姑嫂俩面面相觑。
没一会儿,沈大江带着一家子下地去了,家里就剩下沈娇娇和沈梨徐桃花。
徐桃花听见院子外面没了声响,才出来给沈梨熬药。
……沈长山夫妻俩拎着四只鸡径直来到刘大夫家里。
“刘叔,医药费多少,能否用这些鸡抵?“长山,疹金家几服药共计185文。
“一只鸡50文,我再找你15文。
沈长山把几只鸡丢到刘叔家的鸡圈里,至于他找的15文,说什么都不肯要。
夫妻俩回到沈家的时候,家里也很安静,林翠翠看见徐桃花在给小闺女熬药,于是她又去抓一只母鸡。
沈家原本养着6只母鸡,现在只有一只正在下蛋的母鸡了。
林翠翠拿过菜刀割了脖子放血,沈长山已经在烧水了。
中午一家人就把一只5斤的母鸡给吃完了,等杨春红回来,发现母鸡又少了一只的时候。
“嗷,你们这一家天杀的!“老娘是造了什么孽啊?一边说着一边把房门拍的啪啪做响,“老大,老大媳妇,赶紧出来,别在里面装聋作哑!屋子里很安静,任凭老太太在外面如何叫骂,都没有人回她。
杨春红看见房门从里面插上了,就知道屋子里有人。
最关键的是她闻到了里面飘出来的鸡肉味。
“黑心肝的,养你们一家还不如养畜生!“白瞎了老娘那么多粮食!一家人在里面吃的一家人在里面吃的津津有味,丝毫不理会沈奶的谩骂。
中午沈大江回来的时候,杨春红就跟他告状。
“吃了就吃了,不就是一只鸡吗?“再说了,昨天晚上都说了,捉一只鸡给阿梨补补身体。
杨春红翻了个大白眼,一只鸡?老娘现在鸡圈里只有一只鸡了?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!!……沈梨又喝了三天的药,这才感觉好多了,后脑勺也在发痒了,伤口开始慢慢愈合了。
这三天时间,大房的人秉持着:活一个不干,饭照样吃,还要吃好的。
以前那些黑面馍馍,野菜团子,粗粮饼子是一个不吃。
家里的糙米,鸡蛋和油使劲霍霍,最后那只老母鸡要不是沈奶看得紧,现在都不知道上哪找去了。
杨春红都已经把粮食锁到了房间里面,但架不住林翠翠力气大,两下就把锁捏断了,然后粮食就少了。
沈家这几天的热闹在村子里已经传开了。
沈梨看得也是一愣一愣的,她还没开始呢!她便宜老爹这就觉醒了?这么快的吗?而且觉醒的似乎十分彻底!就这两天的态度来说,沈梨打八分,剩下的两分是因为时间还不够。
杨春红这几天都有些精神失常了,当然,是被大房一家气的。
二房的何来娣看着大房一家的举动,一开始还啧啧称奇,后面就笑不出来了。
因为家里的活一大堆,衣服要人洗,猪要人喂,饭要人煮,家务要人做。
最后全部落在她身上。
能开心的起来就怪了!沈娇娇这两天也是不敢触大房的霉头,究其原因,这些都是她惹的。
所以她这两天在家里很低调。
但还是被何来娣记恨上了。
七天后,沈梨终于能一个人走出院子了,这七天她都被拘在院子和房间里面,感觉人都要生锈了。
大哥经常带着四哥去打猎,有时候沈长山也会去,打到的猎物一半拿回家里吃一半卖到镇上酒楼。
钱当然是自己收着了!多亏这几天吃的好,她的脸上长了一点肉,脸色也变红润了一些。
不只是她,大房几个人因为伙食蹭蹭的往上涨,都长了一些肉。
看得沈奶和二房气得不行。
但他们不敢闹,因为沈大江最注重名声,而且家里还有一个读书人。
传出去就吃大亏了!

为您推荐